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彼時他或者西裝革履或者矜貴傲氣地在鏡頭前在聚光燈下完美的詮釋自己的藝人角色,觀者隨著他入戲癡迷,淡淡忘了他其實是把“狂野”兩個字天道心裡嚮往自由的男人,證據就是他總是嚮往自由旅行並且樂此不疲。同樣他很嚮往閒散不羈的生活,襯衫T恤大背包的在不知名小鎮遊蕩。自由的無拘無束,仿佛在無人認知的完全陌生的環境下,他的靈魂才能真正的得到釋放。然而觀者也是在這種空曠寂寞但是也真實新鮮的光彩下,才窺得見他自由靈魂在燦爛陽光下畫出的奔放圓弧,作為一個合格的旅行者。在中的世界是一個飽滿圓潤的圈,圈住了他走過的每一寸角落,並且就此為這個世界填上了只屬於金在中的色彩。

【認知】
始終覺得寫真集裡用冰棒直著鏡頭的樣子才是真實的“小哥哥”,當然他也是個矛盾的、多面的、綜合了太多魅力的男人然而如此長久的陪伴過來,雖然說不上一眼到底,但是還是有著被他的情緒感染的自覺。所以一眼過去,他總是很寂寞。雖然他是個性格非常爺們的人,但是推特上那些貓貓或者是起居室的邊邊角角柔軟地充斥著清冷的色調。都說不要因為隻字片語或者無關細節去揣度idol的心境,但是他的寂寞明明白白就在那裡讓人忽視不能,些許苦痛過多糾結也早已不是秘密。太多人太多喧囂的臆測他和他的其他,然而又有多少人認真的考慮過他寂寞的原因。愛他並不只是花癡尖叫或者是淚流滿面,也不僅僅是將他捧在手心裡奉若神祗。做什麼如何做才真正為了他好,相信身在此山中的一乾親媽蘿莉其實無從分辨。

只是那些流淚和歡欣的瞬間都著實割捨不下,所以才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或自我迷失或角度偏頗,關心則亂。然而他依舊在地圖的那一頭寂寞但是努力的生活,以金在中之名,全金在中之力。

【感性】
他的真性情有目共睹,感性的細胞比有天也有過之而無不及。於是其實演員這種職業之於在中來說,性格比外貌更能勝任也說不定呢。出道開始,那些文字話語還有畫面裡,在中的感性和細膩就已顯山露水。更多的為別人著想,更多的注意到有關他人的細節,更多的時候,他顯得有些過於小心翼翼,誠然,那是所謂的低迷人氣早已被拿出來說了無數遍了【藥:大誤!!在中人氣不低,吧裡有科普貼,位址不連結了】,曾經困頓的生活也讓他時常表現出一些無所適從。待到人氣逐漸走高,他在日韓都找到了自己的準確定位也找到了自信,曾經的那些小心翼翼被閒置著。龜毛,Gag情節,愛爆料吐槽等一系列性格中的樂天因數所衍生的特質開始佔據了他生活的大多數,於是太多人看到了一個沒貨但是並不纖細反而帶點痞氣的金在中。進而瘋狂迷戀上了他自此萬劫不復。然而待到這樣的金在中在經歷太多起伏,將那些小心翼翼和小寂寞重新揣進懷裡上路的時候,卻被更多的選擇性無視了,事實就是他背負著那些希望那些寄託,成長的現實也不允許他露怯示弱,那些痛楚和不安也不得不被藏得更深。於是,他只能向前,卻只是更寂寞

【劉海】
他的臉蛋和肌肉有時候讓人感歎結合得太過神奇,對“人長成這樣根本就應該是纖細美型男嘛”的約定俗成或者視若無睹【藥:有一種生物叫做★美型攻★o(≥v≤)o~~】,那些結實肌肉下蘊含的強大呼之欲出,然而恰恰就是綜合了這一切的這個人,卻也總是露出頑皮的表情,微眯眼角的可愛紋路讓人忍不住鑿穿牆壁的痛呼“小哥哥你可是二十六了,給條活路啊…”,但是相信沒人能忘記(雖然想拼命忘記掉)在中那個花襯衫大背頭嚼著口香糖搶孩子棒棒糖的小混混形象,也是那一幕讓太多人明白,劉海之於在中無疑是點豆腐的鹵水化石為金的仙人棒。咳,當然他也不是絕對不能露額頭的,只是要著天時地利和人和。然而不能否認,多了劉海的在中少了外泄的痞氣和桀驁鋒利,即使是數百處藐視一切的POSE眼神也含蓄得多。蓋住額頭也蓋住偶爾鎖起的眉頭的在中總是柔和著溫暖的,Doctor神馬郵差之類的就這樣溫潤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煙草】
很多男孩子吸煙總是排除不了好奇和耍帥的心理因素,指尖夾著煙草的小憂鬱也屢屢能打動芳心。然而對於大人來說,煙草升騰更多帶來的是一種排解和沉迷。在中亦如是。不吸煙的人無法理解煙草的好處,當然那是一種麻醉也是一種短暫的自我迷失,躲在掩無力的時候總是能夠更輕易也更專注的去思考一些事。過了吵鬧好奇的青蔥少年時,在煙草的陪伴之下,現在的他更多的選擇了沉默和思考。做十代偶像的時候,煙草什麼的是被絕對禁止的,而如今他的地位或者聲譽也早過了這種過分律己的時段了,可這種稍稍的放縱對他來說只不過能解一時之渴罷了。說到底戒煙歌唱得歡快不過是對藝人形象的一種管理和負責,然而那又如何?如今他已經是一個能夠充分的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男人,於是煙草至於金在中而言跳脫了呢些舒服和不自然,剩下的是習慣一般的自然而然。

【黑白】
他的世界或許色彩斑斕,然而他的自我卻是黑白分明沒有混沌可言,於是無論是基於自我潛意識下的習慣,還是對於自身特質的完全認知,他時常會拋開那些過於繁複的色彩而選擇黑白。成人的世界裡不似年少憤青樣的黑白分明,灰色地帶曖昧不清的到處羅列,於是對於黑白的駕馭和表現就更多的反映在他對於色彩的選擇上。越成熟越幹練,念著灰色的念想就越少,也越沉著。對於灰色地帶不是沒有認知,也不是沒有抵觸,但是終究也是會妥協,把那些灰色不動聲色地藏進心裡,反而更輕快的】黑白分明的活著。於是我們看到的金在中還是少年一枚,帶著特有的爽朗,同時也成長為一個男人,能夠熟稔地把握黑白尺度的男人。

【書本】
他好似沒有給人留下過“真的有在認真地念書”的印象。而事實證明只要他下功夫的地方,總會有過人的成績顯現出來,比如日語,比如鋼琴,又比如演技。然而他自己也說過,念書對他來說還是很苦手,有興趣的又偏偏不是什麼主流課業。於是他認真手持書本的畫面簡直彌足珍貴,更多的時候書本之於他或許只是裝飾而已。就是這樣的載重偏偏還有著髮型師的資格認證,真真應了那句術業有專攻。或許他已經不適合其他行業,這個到處充斥著專業流氓的娛樂圈用時間強制性地給他上遍了專業課。而他流過血汗學來的,是難能可貴的對於藝人身份的認知以及生存下去的上進本質。書本上的知識是死的。這些歲月帶來的淚止和經驗卻不會消逝。因為努力的時間不會欺騙人。於是其實那些沒有坐在書本前的時間和擱置的課業並不如流水。只是被他用在了更有用的地方了而已。

【吟遊】
吟游詩人的氣質什麼的,好像總是會被拿來形容有天的浪漫和喜感。不過如果將吟游詩人的自由流浪解讀一下,會發現其實那更適合在中。不過與其那樣說,不如說閑雲野鶴的流浪生活更適合他,穿著T恤襯衫牛仔褲鞋弄個大背包,沒有目標的在陌生的小鎮遊蕩,偶爾拿胸前掛著的相機拍照,入夜找個民俗風濃厚的小旅館落腳,在窄小但是味道很好的居酒屋裡微醺著填飽肚子,興致來了會唱幾段Trot——那些常識裡認知外的,那些熟悉但是陌生的,那些新奇的溫暖的抑或是冷漠的鋒利的,都會滿足他對於新鮮的一切渴求,也能夠滿足他對於自由和無拘無束的嚮往。都說在中帶著矜貴氣質的容貌非常適合貴族化遊艇式的環球旅行,然而誰又能說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樣子不會更適合他呢?環遊啊旅行啊什麼的都會帶著一定的目的性和歸期作為約束,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對於如今或以往的載重來說才是王道正解啊。詩人什麼的,不是要做出多優美的俳文,也不是要完成如何流芳千古的絕句,善感細膩如在中,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的。於是所謂詩什麼的,通通在如水的日子裡流淌過去了,飄揚的清爽的頭髮,善意的微笑,慵懶但是不拖遝的腳步還有那抹身影,對於一直注視著他的人來說,就是無上的,難得的好詩了

原文來自COOL輕音樂2011年2月精華版,總期第405期
翻譯:A小涵**終轉學園

    全站熱搜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